发布日期:2017-04-26
 

  张亚东:中国水军的总教头
 
张亚东,现为浙江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副院长。
1985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体育教育专业,同年回到浙江省队当起了少年游泳队教练,2002年开始担任国家游泳队副总教练,2004年雅典奥运会他所带队员罗雪娟获得女子100米蛙泳冠军,2005年担任中国游泳队总教练,曾经带过的优秀运动员有罗雪娟、杨雨、 郑坤良、汪海波、陶嵘等。
 
作为中国水军曾经的总教练,在中国游泳处于低谷时期,张亚东打破了传统训练概念,用独特的训练理念,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为中国游泳逐渐走出低谷作出了重要贡献。特别在雅典奥运会上,其弟子罗雪娟勇夺金牌,更是张亚东教练匠心独运、智谋取胜的范例。张亚东为国家在游泳方面获得了很多荣誉,除罗雪娟夺得雅典奥运会金牌外,所带训运动员还多次获得世界冠军等成绩。2006年他率领国家游泳队获得亚锦赛36枚金牌,世界短池锦标赛5枚金牌,为中国游泳比赛历史增添了新的辉煌。08年北京奥运会,张亚东更是以中国游泳总教练的身份带领中国水军取得了两金一银的好成绩。
 
初出茅庐  回到基层练本领
 
“如果我是宝,你看我是个宝的时候就把我从地方队再提到国家队当教练。如果我是个草,你就让我烂在地方队。”张亚东在85年从北体大毕业的时候曾经给当时的国家游泳队教练陆祥豪这样说到。
 
1964年2月,张亚东出生于浙江杭州,自小酷爱游泳运动。可惜由于游泳成绩不突出,他没能入选专业体校,只能在业余体校训练。1981年高考,张亚东以浙江省报考北京体育大学考生中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
 
1985年,正在北京体育大学读大四的张亚东,因成绩突出,由学校推荐进入国家队担任助理教练。张亚东这一步迈得太大了,有点一步登天的味道,自然招来了各种闲言碎语:“一个念中学时只能待在业余体校的运动员,大学毕业后竟能直接到国家队当教练,中国的游泳成绩如何提高得了?”
 
年轻气盛的张亚东经过思考,作出了一个重大的人生决定:与其这样被人质疑,不如从头开始!张亚东决定回地方队从“娃娃兵”带起,带出成绩再“杀”回国家队。就这样,1985年底,张亚东回到浙江省队当起了少年游泳队教练。
 
慧眼识玉 震惊世界泳坛
 
1996年底,时任浙江省游泳队教练的张亚东从杭州四中分校带回了一个身高仅1.58米的小女孩,对于游泳这个项目来说,这个女孩很难成为教练眼中的好苗子,她身材瘦弱单薄,除了蛙泳还不错,自由泳游起来跟蛇一样,蝶泳甚至根本不会,能不能带出成绩,张亚东自己心里都有点打鼓。但是在张亚东眼里,这个女孩儿虽然瘦小,但她的“高拉前冲”式蛙泳技术很有男子技术风格。但最终张亚东还是相信自己的初衷,决定试一试,而这有点赌博似的一试,却成就了游泳界的一个传奇,这个女孩不是别人,就是人称“蛙后”的奥运游泳冠军罗雪娟。
 
当时罗雪娟还不是省队正式队员,没有配营养餐,张亚东常常带她到自己家改善伙食。1997年2月,罗雪娟在张亚东手下仅训练了两个多月,就通过了全国专业游泳运动员的达标考核,正式进入了省队。张亚东觉得自己找到了棵好苗子。为了教学相长,他多次自费到北京,去母校听运动学专家的专题讲座,搜集先进的游泳教程。每次从北京回到家,他才想起答应儿子的各种礼物都没买回,年幼的非凡苦恼地问妈妈:“爸爸总在忙什么呀?”妻子张晴霞就对儿子说:“你爸爸正在做让世界大吃一惊的事呢!”
 
果然,张亚东和罗雪娟师徒,在2000年给了世界一个巨大的惊喜!2000年在济南举行的全国游泳冠军赛暨奥运会达标赛中,16岁的罗雪娟一举夺得了女子100米蛙泳冠军。这也是罗雪娟游泳生涯的第一个冠军。同年的悉尼奥运会上,第一次出国参赛的罗雪娟在200米蛙泳中争了个第八,在那届奥运会上一枚奖牌都没得的中国游泳队中,稚气未脱的罗雪娟成了唯一的一抹亮色。
 
悉尼奥运会后,张亚东和罗雪娟被正式调入国家队。当年年轻气盛地离开国家队,一别15年,张亚东知道,自己从未改变心志!上北京的前一天,张亚东夫妇带着儿子和罗雪娟登雷峰塔。凭栏鸟瞰西湖时,张亚东感慨地说:“这塔磨难多,建了倒,倒了建,现在还不是一览众山小!”在张亚东眼里,罗雪娟和中国游泳都还有更多的进步空间。
 
2001年7月,罗雪娟在日本福冈举行的第七届世界游泳锦标赛中石破天惊,一举夺得了100米和50米蛙泳两枚金牌,终止了中国游泳队多年没得过世界冠军的尴尬局面。这年夏天,娇俏可爱的罗雪娟成了中国家喻户晓的明星,而与她形影不离的和蔼教练张亚东则被国内外媒体誉为“中国水军的救星”。师徒俩个性张扬,成绩势如破竹!2002年釜山亚运会后,张亚东因出众的工作能力被任命为国家游泳队副总教练。作为中国最年轻的副总教练,张亚东突然间觉得压力陡增。2004年初,罗雪娟在山西晋城参加一次比赛后出现短暂休克状况,此后的奥运备战中她的身体总无法承受大运动量训练。这可急坏了张亚东。几经思忖,张亚东决定尝试用减少训练强度、增加训练次数的“个性化”方式来指导罗雪娟备战。这年在雅典奥运会100米蛙泳的半决赛中,澳大利亚名将琼斯打破了奥运纪录,而罗雪娟只排第七名。第二天,他在罗雪娟决赛上场前,用妻子的话激励她。最终,罗雪娟以1分06秒64的成绩创奥运会纪录,勇夺金牌。一身是水的罗雪娟与张亚东抱头痛哭。看到电视里播出的这些场面,张晴霞热泪盈眶,她见证了这师徒俩从丑小鸭蜕变为天鹅的辛酸过程。
 
功成身退心中仍有遗憾
 
张亚东成为中国游泳队总教练是在2005年游泳世锦赛后,那个时候,中国游泳队总教练并不是什么招人喜欢的位置。2005年的蒙特利尔世界游泳锦标赛,中国游泳队仅获得一银四铜的成绩,那是从1994年罗马世锦赛以来,首次没有金牌入账。最终,看起来十分憨厚、培养了罗雪娟的张亚东从幕后走到台前。
“这三年我完成了领导交给我的任务,我不好给自己评分,但至少是个称职的主教练,也算得上优秀吧。”听到中国游泳中心副主任尚修堂为自己打了100分,张亚东很低调,也很淡然。如何用一句话总结三年的执教生涯?电话那头的张亚东沉默了许久,“宠辱不惊,去留无意,这八个字是对我最好的诠释”。
 
实际上,对张亚东来说,在三年的执教生涯中拥有一颗平常心并不容易。2007年世锦赛,中国游泳经历了更糟糕的成绩———一银一铜,外界对于游泳队的抨击四起。在北京奥运会前的一年多时间里,媒体对中国游泳队担忧、批评的声音占了主导地位,作为中国游泳队总教练的张亚东自然承受着巨大的舆论压力,他却始终没有作过一句辩解。“我为此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我心里很清楚,我们有这个实力。但对外界,要用实际成绩来证明,仅凭我嘴上解释又有什么用?外界都在说我们闭门造车,但我想说的是就算造车,那我们也是在造世界上最先进的车,决不是自行车。就算我一再说我们有夺金点,又有多少人能相信?我知道,即使我受一点委屈也是暂时的,因为等到奥运会结束,人们自然会对我作出公正的评价。”
 
当刘子歌在水立方第一个冲过终点时,张亚东一下子从座位上跳起来,使劲鼓掌,三年来的压力在那一刻全部释放,“那是我最享受的时刻,就算是天道酬勤吧。”
 
回顾自己的总教练生涯,张亚东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把中国游泳推向市场,“篮球、乒乓球有了职业联赛,运动员收入有了保证。游泳运动员同样很辛苦,得到的却很少。我当时也有许多想法,可惜没有时间实践。”
 
放弃连任 享受家庭生活
 
张亚东的离开并不突然。就像他的爱人张晴霞说的那样,“他放弃连任不是现在的决定,北京奥运会结束之后就有这个想法了。”而在春节前的采访中,张亚东当时告诉记者,自己更倾向于离任,因为欠老婆等人太多,应该好好陪陪家人了。“一想到每年只有半个月时间假陪伴家人,一想到我与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在一起的日子已经越来越少,我就想从总教练的位置上退下来。我现在可以问心无愧地把中国游泳队交付给我的接替者。”
 
张亚东曾说过,“自己是个杭州人,可是每次回来,都会迷路。”现在他有足够的时间认识杭州的每个大街小巷,带着妻子和儿子,“其实他们的要求很简单,我也能做到,就是每天回家吃个饭,吃完饭,出去散步。”张亚东说现在的生活状态让自己感觉十分幸福。
 
在张亚东儿子张非凡的作文中曾有这样的描述,“我的爸爸是一名游泳教练,爸爸培养的运动员还去过奥运会参加比赛。爸爸关心队员胜过关心我———他惟一的儿子。记得有一次星期天,爸爸休息,我恳求爸爸带我去动物园玩一天。一开始爸爸不同意,说训练计划还要修改,最后挡不住我的软磨硬泡,终于同意带我去动物园了。当我们正玩得高兴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爸爸听着电话就离开了。事后爸爸安慰我说,爸爸的工作重要,你是懂事的孩子。我不再说什么了,游玩的兴趣也没有了。”直到今天,张亚东还是记得儿子的那篇作文,现在已经是大学生的张非凡不会再要求父亲带他去动物园,他的要求是“全家人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总之是一家人”。张亚东笑着说,“现在周末他回家来,我都满足他的这些要求,前两天还开着车带他们去西湖边上转了一圈。”
 
张晴霞说全家的下一个计划是一次旅游,“我们家已经计划好十年来的第一次旅游。目的地是马尔代夫,张亚东这次还专门在日本买了台价值7万多元的相机,到时候要拍个够。”
 
心系母校 寄语北体学子
 
“母校是什么概念。是不管你成功也好,失败也好,母校是母亲,他永远不会嫌弃自己的孩子,他永远会帮助他。”张亚东说道,“作为北体大来说,我觉得每一个学生在入学的时候都要给自己树立一个奋斗的目标。你将来分配的时候,你要干什么。”张亚东经常跟自己的儿子说,你读大学不管你是读2年、3年还是4年,你将来想去干什么是最关键的。当年张亚东在高考的时候,有比北体大更好的选择,例如北京大学。“但是我没去”,张亚东斩钉截铁地说,“我想就是去当一个教练员,我只是想去当能带出奥运会冠军的教练员。”当初入校的时候,张亚东希望能够去运动系(现竞技体育学院),在他看来,只有运动系比较能够培养教练员。后来在招生的时候,整个北体大81级就招了他一个游泳专业的,就把我放到了体育系(现教育学院)。张亚东说他当时还很郁闷,“但是后来我发现都是一样的,主要是看你怎么去理解,怎么去学。”
 
如今,张亚东经常回学校来看望曾经的老师和同学。“我在学校有很多同学,不管在体育界,还是不在体育界”,张亚东说道,“因为我们有共同的创业打基础,我们虽然在不同行业奋斗,但是我们当年的基础都是在北体大。是北体大给予了我们空间、思维,让我们创造今天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