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7-04-26
 

周小菁,清华大学体育部形体健美与艺术体操教师,中国艺术体操最杰出的代表之一。
2001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同年以优异的成绩成为清华大学体育部形体健美与艺术体操教师,;曾获1998年亚运会艺术体操团体和个人全能两块金牌,这也是中国艺术体操在亚运会上获得的首枚金牌,其中的带操《梁祝》至今仍然被认为是中国艺术体操最好的作品之一。
 
绽放的青春
 
周小菁是那种典型的江南女子,苗条、白皙、眉眼如画,一颦一笑都洋溢着灵秀之气。当她身着一袭水绿色比赛服,“溶”入音乐起舞时,观众无不如沐春风。周小菁用她的形体语言,行云流水般勾勒出江南春光无限好的意境。乐曲中的周小菁动作挥洒写意,舞姿曼妙无比,可熟知她的人都知道这“美”来之不易。比赛中像仙子一样翩翩起舞的周小菁,更多的时候却像一个“苦力”,机械重复着一个个向身体极限挑战的动作。
 
20年前的浙江瑞安,城关四小的灯光球场里面,有一位叫武珊妹的女教师,在100多个女孩子中间转来转去,想选出适合练艺术体操的苗子。女孩子们跟着她做动作,她看谁模仿得快,谁的柔韧性好,最后挑出了5个孩子,其中一个就是周小菁。10岁的周小菁离开家乡,离开父母,被领进浙江省艺术体操队。
 
集训是异常艰苦的,从400米冲刺、中长跑到压腿、压肩胸的基本功训练,每天都是在汗水和疼痛中度过。最难的是压腿,教练在地上放两摞垫子,每摞五六张那么高,小运动员们前后叉开腿悬空架在上面,眼泪不由自主地滚下来,但是要忍着不能哭出声,不然教练会在训练结束时批评没有吃苦精神。艺术体操的每个动作都是要经过长时间反复的练习才能做成功的,训练内容总是显得枯燥乏味。菁,辞海里的注释是“精华、出众”,小菁正是一个努力进取的女孩。一年以后,原来的5个人就剩下周小菁一个了。
 
15岁时,周小菁被选进国家队。国家队的竞争很残酷,周小菁说:“现在怎么跟你们描述都很难说得清,只有你到了那现场才能体会到。”大家都在一起练,其实私底下一些测验,大概知道同队当中,有哪些队员比较出色。有些队员再怎么练,最高也就只能排到第三名左右,每个人压力都很大。大赛前脚伤了,队医用胶布把小菁的脚缠的紧紧的,让它血液不要循环,然后再拿冷敷的喷雾剂喷,喷到脚发白了,就是完全把它冷冻了,然后再裹起来,就这样就上去比赛。
 
1994年亮相四大洲艺术体操锦标赛,即夺得2项冠军3项亚军。之后的广岛亚运会让很多人记住了这个精灵般聪慧美丽的女孩。周小菁说,当时的她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拼劲儿,比得放松,发挥出色,可这次被称作完美无缺的表演打动了观众的心却没有获得最后的冠军,裁判把冠军给了东道主日本队,周小菁屈居亚军。但是,她赢得了比冠军更多的掌声和赞叹。
 
1994年底到1995年初的大约3个多月时间里,周小菁在保加利亚度过了艰苦的训练生活。训练的场地是属于保加利亚国家俱乐部的,场地非常有限,中国运动员只能在保加利亚运动员休息的时间训练。当时保加利亚的经济不是很好,连苹果都是干得没有水分的,吃饭时把菠菜放在米里和一和,放进烤箱里烤一烤,拿出来浇上一层酸奶,就吃了。如果哪一天能碰上有一点点鸡肉,那就算是美味佳肴了。保加利亚属于高原气候,天气多变,早晚温差很大,运动员很不适。每天就是这么训练,由于语言不通,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当时是和世界冠军玛丽亚•贝托洛娃,波波娃她们一起训练。“和她们在一起以后,你就觉得离那个最高目标还很远,你还得继续努力,所以那时候对于我来讲,全国冠军没什么,还有国外的高手。”周小菁显然并不满足,她向往在奥运的赛场上,和国际顶尖选手同场竞技,从而为中国的艺术体操争得更多的印象分,缩小与世界强队的距离。
 
梅花香自苦寒来,周小菁的辛苦都有了回报,回国后,1995年,周小菁包揽全国冠军赛全能、单项的所有金牌,初现王者之气。
 
1996年,周小菁正处于作为艺术体操运动员的黄金时期,逐渐成熟的心态,举手投足间的韵味以及对音乐的理解力,正赋予这项最艺术的运动最美的诠释。她领衔的中国艺术体操队果然站在了亚特兰大奥运的赛场上,她自己也创造了亚洲运动员个人全能在这届奥运会上的最好成绩——个人全能第17名。可是鲜有人知道,就在奥运前的强化训练中,周小菁腰部受伤,在几乎没法动的情况下,是老师用独特的训练方法帮助她坚持训练。
 
辗转赛场的周小菁收获着成功的喜悦,3次四大洲锦标赛的冠军,个人全能8连冠的成绩,确立了“中国艺术体操第一人”不可撼动的位置。
 
两次退役与两次复出
 
 古人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但周小菁退役以后两次复出,让我们看到了生活中无处不在的道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1997年10月的八运会可以说是周小菁运动生涯的谢幕表演。她的心态平和踏实,只希望能在洗尽铅华的平静中补充自己深感不足的文化底蕴,加深对艺术体操运动的理解。在替浙江队夺得金牌之后,她跨进了北京体育大学的大门。住的是五个人的集体宿舍,吃的是普通的学生食堂。在练功房,做的只是常规训练,没有高难度的技术动作,更没有接连不断的大赛压力。她像每个大一女生一样,生活快乐轻松。周小菁当年北体大的一位男同学讲过这样一个小花絮:一天,在校园里的林荫道上,走在他们前面的周小菁忽然发现自己的鞋带开了,她不是像一般人那样蹲下系,而是把腿高跷到一棵树上系,鞋带就在自己的额头上。“动作那叫一个美,造型那叫一个飒。绝对的个性化!”周小菁对美的执着,蕴含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
 
然而,作为中国艺术体操顶梁柱的周小菁想说“退”真的不容易。中国艺术体操青黄不接的现状呼唤着她复出。国家体育总局的领导郑重找她谈话,让她为1998年的亚运会而战,说咱们国家要参加曼谷亚运会的艺术体操,暂时没有一个实力相当的运动员,希望她能够再坚持坚持。当时好多人都劝她不要再练了,因为已经拿了全运会冠军,划上了一个很圆满的句号。可是毕竟练体操这么多年,对它已很有感情,周小菁当晚就决定恢复训练。此时,单纯的校园生活让她身心放松,体重也增加了10来斤。重新再投入训练要克服的困难太多了:“退役以后再去复出,人的心气已经下来了,再去训练很难,而且都是跟比你小很多的孩子训练,她们体力比你强得多,而这个时候你又特别的好强,因为你以前都是第一,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回到原来的位置。”
 
让她痛苦不堪的还有伤病的出现,以及伴随而来的那种不知所措的迷惘:我要放弃吗,我可以放弃吗?周小菁感到了生命中从未遇到过的困难,以致于每天早上醒来,想到又要训练,便难过得要哭出声来。她说:“八运会后,我整个全松懈下来了。刚恢复训练时,已不能适应了。看到比自己小六七岁的年轻选手状态那么好,进步那么快,再看看自己似乎一点进步都没有,越来越没有信心,好几次都想退出……”对周小菁而言,最困难的不是训练中身体之苦,而是复出后的心灵之累。可是周小菁在经历身心俱疲之后,顽强地坚持了下来。“说大一点儿是为了为了国家的利益,小一点儿就是为了自己心中的梦想,觉得自己还有这个能力实现这个梦想,而且很希望拿这个冠军。如果说自己拿冠军以后,真的就是觉得圆满完成任务,以后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犹豫、苦闷、怀疑,甚至痛苦,周小菁熬过了生命中最难承受的身体之苦、心灵之累之后,用无法计量的汗水,浇开了一朵灿烂的鲜花。
 
她的表演极具民族特色,总能让观众感到一股淡雅的江南风扑鼻而来,很美很陶醉。她的化蝶、她的月儿弯弯、她的山东小调,不同风格的中国名曲,或优雅动人、或灵气十足,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其中的带操《梁祝》至今仍然被认为是中国艺术体操最好的作品之一,周小菁在中国古典名曲“梁祝”的音乐声中,用一条彩带将观众带入水墨画般如泣如诉的意境之中,全场为之倾倒,掌声雷动,裁判给了全场最高分——9.700分。临危受命,她以超人的意志和付出,囊括亚运全能、团体两块金牌。许多人仍然记得曼谷亚运会上的那一幕,在雄壮的国歌声中,鲜艳的五星红旗映衬着周小菁娇美的脸,夺眶而出的泪水展露着冠军内心的汹涌波涛。那一刻,她唯一的感受就是激动万分,她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泪流满面。周小菁完美地为自己的复出画上了句号。但比金牌更可贵的,是她成功地战胜了性格上的惰性、浮躁和因年龄增长而产生的自我怀疑。周小菁说:“这段经历将使我终生受益。”她用坚忍和倔强战胜了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考验,虽然已经过了艺术生涯的春天,周小菁却努力打造出了中国艺术体操的又一个春天。
 
擦干了成功的泪水,周小菁再次脱去体操服。随着年龄的增大,学业的增重,她已没有充足的精力在训练与读书中游离,摆平它们的关系。回归校园后的周小菁,如饥似渴地汲取知识。运动员和学生之间,相通的除了学习的规律,还有刻苦的精神。在大学里,周小菁一边学习一边训练,用脑之苦更甚于体力之苦,学校特许给她减免一些课程,可周小菁都婉言谢绝了。仅用了一年时间,小菁补上了所有为训练而拉下的功课,并以优异的成绩获得校三好学生奖学金。就在她为将来职场去向思考、谋划时,中国艺术体操后备乏人的窘境又一次将她推上红地毯。
 
1999年的艺术体操世锦赛上,中国选手惨败,失去了悉尼奥运会的参赛资格,为了推广这项运动,国际体联给中国发放一张外卡,点名让亚运会上的双料冠军周小菁参加悉尼奥运会。如果她不参加,那么他们将把机会留给国际排名靠后的别国运动员。这样在奥运会上,我们国家在艺术体操这个项目就是一个空白。再次退役并在清华大学上学的周小菁再次接到国家的征召。可是已经一年没有练习艺术体操的她有些犹豫了,尤其是她的母亲也表示反对。但是,同样是义不容辞,同样是饱受煎熬。为了国家的利益,周小菁决定把个人利益置之度外,毅然再次复出。小菁单枪匹马赴悉尼。尽管是孤身一人,但她代表的却是中国艺术体操的最高水准。但遗憾的是,在这个要对艺术体操画上句号的时候,她的彩带发挥失常了。那一天的比赛中,她很早就开始准备了,练了很多套。但是从当时的年龄来讲,在这个项目上算是比较大了,不可能有体力做那么多套。到上场的时候,已经是精疲力尽了。抛出带子以后,尽管出手的角度和弧线都很好,但跑过去接时,带棍已经落地了。她说:“这是我在所有参加的大赛中第一次犯这么大的错,到现在我也不能原谅自己。”比赛完小菁往家里打电话,听到妈妈的声音,便忍不住哭了。
 
周小菁在反反复复的退而复出之中,在体重增了又减之中,在水平下降再提高之中,咬牙前行。其实去悉尼之前,周小菁自己就知道,不可能在奥运会上拿什么好成绩,因为我国和欧洲国家在这个项目的差距很大,而这个差距也不是个人努力所能改变的。但是她还是选择了复出,因为“我们这一代运动员,如果不能在奥运会上有所作为的话,那么我甘愿为下一代运动员当铺路石。能做到这一点,我也会很欣慰。” 
 
 
华丽的转身
 
2001年7月,周小菁从北京体育大学运动训练学专业毕业,获得教育学学士学位,并以优异的成绩成为清华大学体育部形体健美与艺术体操教师。她所从事的这项运动给予她脱俗的气质让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成为校园里美丽的风景。同学们称她为“仙女老师”。
 
做教师,是周小菁一直的心愿。她喜欢校园纯粹的氛围,喜欢学生的朝气,她说,能与那么多年轻人在一起,是一种快乐享受。谈起她在清华的生活,周小菁滔滔不绝:“当运动员的时候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做了老师可就不一样了,学生的各个方面都要去关心和了解。我自己在音乐、舞蹈等方面也在不断学习,以满足学生越来越高的要求。”
 
如果说,在赛场上周小菁是以透彻的艺术之美征服观众的,那么在清华园,则是她的敬业和优雅攫取了学生的心。每周8至9堂大课,她全身心投入,她要求自己的每节课给同学们带来不同新鲜感,这意味着课前的准备必须耗费大量的精力,可她乐此不疲。要让学生认可自己,要确实有过硬的本领与能力。周小菁运动员的成功经历只是一个先决条件,但还要有与众不同的,新的东西去吸引学生,这就需要创新。平时工作闲暇,周小菁就读一些有关体育运动训练的书,努力从中挖掘灵感,力求把中国文化的内涵通过形体健美和艺术体操形象地表现出来。另外她还借在央视教健身舞蹈节目和在国家艺术体操队做编排教练的机会积极吸收外来的事物,加入到自己的教学中去。每学期的最后一节课,周小菁一定会向同学们深深地鞠个躬,“感谢你们这段时间的支持与配合!”然后,她会尽情发挥自己的幽默天赋:“别了——真是依依不舍。那么,现在只能说再——见——了……”说罢,她将头埋到胸前,肩头一耸一耸。字句抑扬顿挫,语气煽情而夸张,动作又是无厘米风格,同学们早就笑得快支撑不住了。一学期的课,就这样在笑声中开始也在笑声中结束。
 
周小菁浑然天成的亲和力使得学生纷纷管她叫“菁姐”。说起自己的教学之道,周小菁侃侃而谈,她说为了做一个受欢迎的老师,她平时经常跟学生聊天,了解她们的所思所想,逐渐跟学生都成了好朋友,课堂氛围很活跃。“我要让学生不但能学到东西,而且学得开心”,周小菁说。他们愿意向她倾吐烦恼和困惑。周小菁也总是感同身受,给予疏导励志。她也正是这样做的。刚来学校时的第一节课是理论课,要给学生讲大量有关形体训练和艺术体操的理论,刚开始她很紧张,但站在讲台上,看到学生流露出的对形体健美和艺术体操如此强烈的兴趣和求知欲望,她感到要把每堂课都教好,不辜负学生对自己的信任和爱戴。一次训练课上,一名学生由于身体协调性很不好,想要退出形体班。周小菁细问之下,才知道她以前是练舞蹈的,由于身体上的原因,曾被老师嘲笑,也由此有了心理障碍。周小菁就很耐心地教导她,鼓励她坚持学下去,并且时常给她开小灶,当那位学生兴奋地告诉她终于没有心理障碍时,周小菁满足极了。“对于学生要时常给她们以鼓励,即使有什么缺陷,也不要当面去训斥她们。教师有时候更要像心理医生一样教会她们如何学会成长。”周小菁颇有感触地说。
 
即便她远在美国进修时,她的一些学生和“粉丝”也会在周小菁的博客上留言。她在博客中这样回复一名学生:“每做一件事都认真对待,用心去做、去体会——有一点收获就给自己一点肯定,乐观处世。你可以多尝试一些东西,看看自己的优势在哪里,就往哪个方向发展,当然坚持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成功总是在你觉得无法坚持时,你再坚持之后才会有质的飞跃——”
 
所有的努力和付出终于有了回报,选她课的学生太多了,以至于得靠抽签来决定。学生给授课老师评分,周小菁每次得分总是名列前茅。周小菁当老师的第一年,就在全校学生参与投票的“我最喜爱的教师”评选中名列前茅,第二年又被评为优秀教师。2010年她与其它院系教师竞争获得第四届清华大学教学大赛的最高奖项——一等奖。或许前两个奖是因了曾经的艺体明星的偶像分,而后一个奖则是专家评分的,倾向专业学术性,获得这个奖的都是各系教授级的教师。能拿到这个奖周小菁喜出望外,不啻于当运动员时拿冠军。
 
完美的蜕变
 
考研究生,是周小菁对自我的一个挑战,也是为参与北京奥运会埋下的一个伏笔。
 
考取研究生,要参加英语、逻辑、管理好几门考试。她足足准备了整整一年时间,推掉了一切社会活动,甚至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一心一意的闭门复习。至于为什么要如此拼命,一定要考取研究生?周小菁表示:只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也想更进一步的学习提高自己。好在成功了,这也验证了“有所付出就有所回报”的真理。经过一年的准备,她顺利考取清华和悉尼科技大学联办的体育管理专业的研究生。这是一个专为北京奥运培养专业体育管理人才而设的项目。两年后,她获得了体育管理学硕士学位。“收获真是太大了”,因为系统地学习了体育管理、体育营销、赛事组织、奥运实务与分析、体育法律、全球体育、场馆管理、会计学等研究生课程,周小菁对奥组委的工作充满信心。她的硕士论文《中国国家艺术体操队体制改革的研究》在2006年的体育科学报告会上获得二等奖,并入编科报会专业文献。之所以选择这个论文题目,是因为她一直密切关注着中国艺术体操的发展。
 
事实上,自退役以来,周小菁从未离开过她所钟爱的艺术体操。作为国家艺术体操队的专家组成员之一,她一直承担着最为重要的动作编排工作。她关注规则的变化,琢磨音乐与动作的契合,捕捉灵感,在发展队员动作难度的同时,尽量地使这项运动回归艺术美感的本源。
 
应自己启蒙教练武姗妹之邀,周小菁经常抽空飞往杭州,指导自己的小师妹们——浙江省队的小队员。从1998年省队集体项目成立,周小菁就一直帮助她们,创造了辉煌的成绩,夺得全国冠军,2005年在法国邀请赛上,和俄罗斯等欧洲强队同台竞技,还获得了第三名。周小菁由衷的高兴,“就好比看到自己的一个作品获奖”。
 
早在北京体育大学念大学的时候,周小菁就跳级直接考取一级裁判。第一次担任裁判是2001年全运会的比赛,看到队员的出色发挥,情不自禁鼓掌叫好,就仿佛自己还是她们其中的一员,惹得裁判长直乐。首次执法比赛她就获得优秀裁判员奖。
 
2005年2月,周小菁以理论和实践考试双百的成绩获得国际裁判资格。这那个堪称魔鬼训练的“集中营”里,80多人经过一周训练,首先进行英语口语考试,筛选出30人再进行理论和实践考试,实践考试要观看十几套动作,结束后20秒立即打分。当时,刚上研究生课程的小菁课业负担重,又要承担教学任务,再加上脖子的旧伤复发,每天忍受着剧烈的头痛。但是周小菁一直咬牙坚持,从没想过放弃,这份坚毅的品质是多年艺术体操生涯赐予她的。“周小菁,双百!”这是个罕见的成绩,也是所有学员中少见的满分,宣布成绩时,她的眼泪刷就流了下来。“当你太过艰难的付出后终获成功,就特别需要一种情绪的释放。”
 
现在作为国际裁判的周小菁,担任每年4次的国内赛事的裁判,还应邀执法国际邀请赛。做运动员的时候,裁判是周小菁直接面对的考官,看到他们严肃的脸,她说自己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想不到退役后自己也成为赛场上的裁判,周小菁笑着说自己会有跟运动员共同作战的感觉,感受和运动员一样的喜怒哀乐。
 
心系艺术体操
 
外形身材俱佳的周小菁,被誉为是中国体坛第一气质美女,很多人认为周小菁迈进演艺圈是顺理成章的事。事实上,机会还真不少。舞剧《天地七月情》剧组请她出演女一号,演出地点是加拿大,还要向纽约百老汇进军;电视剧《百年德行》剧组也请她出演女主角。面对这些令人目眩的诱惑,当时刚进清华的周小菁一概婉拒。在她看来,当好教师才是她的本分,既然人在清华,就必须对得起学校和学生,尽量把工作完善好,使教学更加富有效果,让学生真正有所收获。
 
学校里的工作渐渐得心应手了,周小菁这才开始接受更多校外的锻炼。后来,她真的当了回女主角,演的就是她自己。央视《体育人间》栏目跟拍了一年,摄制了周小菁的个人专题纪录片《绿丝带》,这个片子反响不小,受到很多“粉丝”的追捧。与荧屏的结缘不止这一次,她曾担任央视《青春时光》的教练,把艺体的一些舞蹈动作融入形体健身,广受好评;她曼妙的舞姿还出现在2002年足球世界杯的专题“豪门盛宴”节目中。这个叫“球之舞”的MTV用艺术体操行云流水表达足球的灵动之美和内涵。在2002年的暑假,周小菁还做了一回女主播。《剑指釜山》是北京电视台推出的报道2002年釜山亚运会的一档日播节目。导演想请一位对体育有特殊感情的人担任主持人,于是找到了周小菁。独立主持一档日播的体育报道评论节目,就算是对专职主持人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何况周小菁从未接受过播音主持方面的专业训练。第一天录节目是在夜里两三点,周小菁被关在一个密封的小房间,得对着镜头滔滔不绝地讲。结果在某个节骨眼上总卡词,怎么也过不去。“成功总是在你觉得无法坚持时”,挺过了这一关,镜头前的周小菁一天比一天自信,表现得越来越好,收视率也越来越高。25集的节目播完了,学校也开学了。而适应了电视台的工作节奏,现在要告别了,周小菁说居然有了些许的失落感。有了这次触电的经历,周小菁经常被请上央视5台的全明星猜想等栏目的,担任嘉宾主持。不少人在看了她和全明星猜想主持人甄诚一起主持的2006艺术体操春节联欢晚会后,啧啧赞叹:小菁都赶上专业的了。
 
当被问及以后是否会往影视界或传媒发展,周小菁笑而摇头,做老师还是她最大的愿望。她总是清楚地知道自己方向,而绝不会轻易动摇。除了当好教师,她也担任了北京奥运会当好技术官员服务主管的职务,她说:“能在2008北京奥运会发挥我所学的知识和特长,是我最大的愿望。”当周小菁手握圣火出现在浙江温州的火炬传递现场,一颦一笑间都洋溢着灵秀之气,仿佛连空气中都散发出一股浓浓的稀释不掉的美。“当运动员的时候,我就期盼着奥运会在祖国举行,感谢家乡人民给予我温州站奥运火炬手的荣誉。真的很幸运,是艺术体操让我有了这一切。如果让我的人生重来一遍,艺术体操是惟一选择。”当初因为练艺术体操,周小菁的颈部、腰部和脚踝都留下了不少老伤,平日里坐得时间太长都会引起疼痛,可对这些她又轻轻一句带过:“这是普遍现象,练这个都难免会出现劳损的。”
 
事实上,周小菁一直没有离开过这个行业,现在作为清华大学的形体、艺术体操和瑜伽教师,周小菁用另一种方式继续着自己原来的事业。她利用在美国留学的机会,促成中美两国在艺术体操领域的交流、合作,力求缩小与其他国家的差距。2005年,周小菁出了两本书,一本叫《周小菁美体宝典》,其用意就在帮助广大女性在塑身美体的同时达到增进健康的效果。另一本是周小菁的自传《追美人》,所有读到这本书的人都会了解这个被无数人追捧的美人是怎样在自己的事业和生活中追美的,也许最能表达她人生的还是她对自己所做的定位———“完美主义的信徒”。周小菁还表示,如果将来有了女儿,只要她自己愿意,一定会让她练艺术体操。记者随后打趣地问道:“那要是儿子呢?”谁知她有备而来:“那就练羽毛球,毕竟羽毛球是中国除乒乓之外的第二国球嘛,还能有效地塑造身材。”
 
从10岁开始练习艺术体操的周小菁,无时不梦想着通过自己的努力,使中国艺术体操水平跻身世界先进行列。而有着“地毯上的芭蕾”美誉的艺术体操,也改变了周小菁的一生,让她身心俱入一个充满美感的天地。周小菁亭亭玉立的身材和温婉聪慧的气质,离不开长期艺术体操所特有的长期舞蹈和音乐的熏陶。但这个项目给予周小菁更多的,是她在汗水和鲜花中获得的人生感悟:“在最困难的时候坚持过来才能取得成功。”周小菁说,这个启迪是在书本上学不到的。
 
在曾经的赛场上,周小菁举手投足间的韵味以及对音乐的理解力,都赋予体操这项非常艺术的运动最美的诠释。心怀对艺术的执着,从运动员、学生、教师、裁判员……周小菁迈出人生的每一步,都是一个追求“美”的过程。
 
(采写:何溪)